基层干部害怕压力“甩锅”:最终兜不住只能瞎

[field:click/]次浏览 已收录

  压力层层传导,向下层层压实责任,原本是落实各项工作的必要之举,而不少地方却将压实责任变异为压力“甩锅”:督查检查“甩锅”,转发文件“甩锅”,分配任务也“甩锅”,“锅锅”砸向基层。

  瞄准基层干部反映强烈的群体性压力,《半月谈》推出过《责任层层甩,基层兜不住》《你能甩责任,我就瞎对付》《压力传导沦为“层层加码”》等报道。

  半月谈记者调查发现,当前开展某项工作,不少上级部门的基本模式是“开会动员—发文布置—督查考核”。开会内容多半是围绕“高度重视”“细化措施”“督责”的官话、套话,缺少实在“干货”。开完会、发完文件后,就等着基层报材料,最后到基层来督查考核。

  压力“甩锅”的途径是,布置的任务层层甩下去,最终甩给基层。如此,中间部门成了“文件中转站”,工作全部交给基层去干。一些部门只是对上级文件略微改动,简单将指标任务下达到基层,很少研究文件如何结合实际创造性地贯彻落实,搞“一刀切”“上下一样粗”,机械落实。

  更让基层干部害怕的压力“甩锅”是:布置任务,中间层层加码,层层往下甩,最终基层兜底。在这一过程中,时间越来越紧,要求越来越高,最终基层兜不住,只能瞎对付。特别是面对一些急难险重的任务,有的上级部门把风险甩给基层,自己做“太平官”。一旦出问题,就把做事的干部推到前面。

  受访基层干部说,压力加码看似是倒逼基层干部干事担当的措施,实则易造成上级制定的政策无法真正在基层落地,脱离实际,造成基层形式主义的泛滥,以及上级问责的。

  要清理过多的“责任状”“一票否决”等事项。有乡镇工作人员告诉半月谈记者,不少县直部门将自身业务“甩锅”给乡镇,要求乡镇党政一把手签订“责任状”,将相关工作与绩效考评、通报问责等挂钩。

  多名乡镇干部认为,“安全生产、维稳”等重要工作签订“责任状”还能理解,但越来越多部门手中的考核,导致不少工作都变相实行“一票否决”。“这是上级部门推卸责任,不尽本分。”

  要让“属地管理”与考核问责脱钩。在“属地管理”标准之下,某街道一个科不仅要负责街道区域内序化洁化绿化亮化管理、动植物疫情防控等任务,还要负责文物、废旧物品回收管理等近20项工作,这还不包括要协助职能部门完成的工作。

  上级“甩锅”,本质上是权责失衡。多名受访乡镇干部对半月谈记者说,“执法在部门,责任在乡镇;投入靠乡镇,收益归部门;管理靠乡镇,罚没归部门”的现象,司空见惯。东部某镇党委,各级各部门须权责分明,明确某项具体工作中,上级职能部门承担什么责任,基层具体做哪些工作。同时,上级部门要真正到基层来调研,帮助协调解决基层在工作落实过程中无决的问题。

  江苏徐州某镇党委,应适度下放,赋予基层一定自主权,允许基层就自身事务自主探索。他说,该县正推行综合执法,下放了一定。但这项创新也面临一些梗阻,如给乡镇赋权,但因缺乏配套和相关资源投入支持,乡镇接不住,诸多难题亟待破解。(记者:梁建强 韩振 赵阳 白田田 范世辉 邵琨 郑生竹 吴锺昊 )